Category Archives: GaofeiZhang

[转载]办公用房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办公用房

时 间: Fri Jan 18 11:45:03 2013

点 击: 108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那时每人的口粮都有定额。由于我的两个哥哥比我大好多,而且成天帮父母做很重的活儿,每当过年过节有些好吃的东西时,父母会稍稍分给两个哥哥多一些。那时一遇到这样的场面我就很不开心。而事情的结局往往是父母把最多的那份又分给了我。可记忆中我从来没有吃掉最多的这一份,我最后还是把它给了我年龄最大的哥哥,毕竟他看上去已是个大人了。我想当时自己想要的只是想知道父母并没有从内心里偏向谁。

今天分办公室的这一幕竟让我又回想起这些已尘封多年的往事。 因为自己执拗的表现,书记和主任把我的名字调到了很靠前的位置。看到那张新的名单我意识到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现在的办公室已足够好了。我从未打算搬到蒙明伟楼去。 最主要的是我从未在 办公室里做过哪怕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相比我,很多老师更需要学习,因此更需要一间条件好一些的办公室。我想要的只是确认把我排在教授中的最后一名并不是系里在有意偏向谁。我已经知道结果了,我很满意。因此明天监考结束我就回家了。我本来就没打算去 点房子。我还用现在的这间办公室。希望大家到时都能分到自己想要的房间,并提前祝大家春节愉快。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23.65.140.72]

※ 修改:.gfzhang 於 Jan 17 21:11:27 2013 修改本文.[FROM: 223.65.140.72]

※ 修改:.gfzhang 於 Jan 17 21:13:00 2013 修改本文.[FROM: 223.65.140.72]

※ 修改:.gfzhang 於 Jan 17 21:28:03 2013 修改本文.[FROM: 223.65.140.72] —

Advertisements

[转载] 给梅加强老师的一封信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合集]给梅加强老师的一封信

时 间: Thu Mar 11 22:37:21 2010

点 击: 11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zhaoying 所发表 】

gfzhang (gf) 于Thu Mar 11 20:04:23 2010) 提到:

加强:

您好!

本周三在班车上我们聊的很愉快。其间您告诉我去年尤老师被评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 。 您说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两人要好好反思一下:我们都是给大一上数学分析课的,可为什么我们两人都没有获此殊荣。回来之后我仔细的思考了这一问题。现把我自己的想法总结如下。仅供您参考。

就对教材的熟练程度上,以及解题能力上,我想尤老师都无法与你我相比。尤老师自己也说,他在大学时成绩很差,只是到了大四成绩才一下子好了起来。可我们都知道,本科大学的第四年除了一些音乐,美术之类的基本上就没什么主课了。而数学分析课是大一大 二开的。可想在三十年以前尤老师就没有学好这门课程。而你我则不同。如同我们的名字 一样,你我都属于那种志向高远,精益求精的人。讲数学分析这种基础课程,我俩自然都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说到这里,您自然会问,既然如此,那为何尤老师讲的课最受学生的欢迎呢?这其实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尤老师深知自己对这门课程掌握的不够火候,因此他讲课时只讲那些 自己有相当把握的。 比如凡是证明过程超过十行的,尤老师都留给习题课上讲。凡是计算 中间需要技巧的,尤老师就循循善诱的告诉大家,他在课上主要讲思想,这些技巧上的东西就留给习题课上讲吧。如此一来,尤老师的课不仅讲的轻松,学生听的也轻松。就连工科毕业的辅导员杨靖在听完尤老师的课后,都感慨的说:原来数学系的数分课比她们当初 学的大学数学容易多了。当然尤老师有时也会小试牛刀一把。比如有的同学会在课间休息 时请教课后的习题。在确信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拿下该题时,尤老师总会毅然走上讲台,奋 笔疾书。每当这种时刻,重修的同学都会背起书包,悄悄离开了教室。因为他们知道在接下来的一节课,尤老师会一直专注在这道题上。直到下课铃声响起。

然而让尤老师在教学上取得极大成功的却正是他的这种教学风格。几乎所有同学都觉得尤老师讲课思路清晰,浅显易懂。就连那些入学时被调剂到数学系的学生都对数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特别是当他们目睹了头顶无数光环的尤老师在一个并不很难的问题上久攻不克时,更是信心倍增。尤老师的课与其说是一堂数学课,倒不如说是一堂励志课。大家都凝 视着尤老师,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梦想。

然而在大一的第二学期所有这一切都变了。你教一班,我教二班。你我讲课行云流水,面面俱到。大多数同学都不能当堂消化所讲内容。而你不时在黑板的角落处写下的思考题, 好多人学期结束时也没做出来。上学期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天才,这学期似乎还不如普通人 。前后对比,尤老师与我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埋怨你我的同时,大家更加想念那个能让他们自信满满的尤老师。

而恰好此时,学校开展了评比活动。结果可想而知。据杨靖告知,在抽查的120人中,有116人把票投给了尤老师。有3个人投票给我。他们都是我河北老乡。只有一人投了你一票。 但那个人不是你的湖北老乡。因为你从来没告诉大家你是湖北人。那个人是辅导员杨靖。 她知道你一向工作很认真,怕你一下子接受不了。

好了,加强,就说这么多吧。我们都还年轻。只要我们好好努力,未来还有好多机会。希望就在前方。

此致

礼!

高飞

[转载] 尤老师的乒乓球之路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尤老师的乒乓球之路

时 间: Fri Jan 8 20:51:28 2010

点 击: 129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我们系里和所里各有一张乒乓球台子。水平低一些的就在系里玩,高一些的就在所里。就像CBA与NBA,分得很清楚。比如,何老师和孙老师就总在系里。汪老师,钟老师和武海军他们一般都在所里。在系里打得好的,比如老纪,有时就去一下所里。而状态不能保持的 ,比如朱老师,现在就只能在系里打一打。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尤老师一直在所里打。那只是因为他的办公室在所里。

尤老师不仅自己对乒乓球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而且也热心关注我们系的乒乓球事业。比如在最近的一场师生对抗赛中,尤老师带病参加了比赛。虽然以零比三惜败给我系一个女同 学,可是他那种战斗到底永不言输的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老师除了训练的很刻苦之外,还请人买了很贵的球拍,同时从网上下载了教学录像来纠 正自己的动作。尤老师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从而名正言顺的加入到我们系的高手俱乐部。因为尤老师是主任,所以汪老师,朱老师他们和尤 老师比赛时总打假球。有时故意回一个很高的球,等尤老师把球扣过来时再大声喊“好球 ”!有一次刚把球回过去,就开始喊“好球”。结果尤老师一拍子把球抡在了网子上。我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尤老师,他们是说这颗球是刚买的,是个好球”。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尤老师的乒乓球技术还是取得了可喜的进步。比如他学会了拉下旋球,学会了搓球,并且不再吃我发的不转球。有时我甚至想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 即使我不让球也输给了尤老师。 那该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119.34.246]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123.114.37.153]

 

[转载] 教学论文

作 者: zhshw

标 题: [转载] 教学论文

时 间: Mon Oct 10 23:07:21 2011

点 击: 10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刚到南大时我有点不适应。觉得当了老师还是被人管。当时系里的教务主任是丁南庆老师。短短的一个学期竟然和我谈了三次话。具体内容都已忘了。就记得最后一次谈话我实 在气愤不过把书狠狠摔在桌子上。

为此在那些日子里我编写了个小册子,零零种种一共收集了七十多个教学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对每个问题我都精心的准备了解答。比如说由于记错课表而导致旷课该怎么办?提前下课被人投诉到教务处该怎么办? 自主调课让教务处查到怎么办? 等等。每一条解答 我都精心设计,再三推敲。为的是确保万一用到时必能做到以理服人,以情感人,让对方觉得于情于理都无懈可击。然而这本花了我一年半心血的小册子自从编好之后再也没有人找我谈话了。看着这本已泛黄的小册子,心里突然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失落感。

前些天我整理书桌又看到了这个小册子。不知不觉得翻到了最后一页。那是论述上课时少讲些习题而多讲些笑话的合理性。大致意思如下。一个班上的学生可分为三类。第一类的学生不用老师讲就会。第二类的学生老师讲了也不会。第三类的学生老师讲了才会。第一类学生本来就会。再讲那些习题会让他们产生审美疲劳。不如讲些笑话放松一下。第二类学生既然讲了都不会,再讲无疑是对他们心里和生理的双重折磨。从人道主义出发也应该讲些笑话。最微妙的是第三类。这部分学生将来是不能从事数学研究的。他们将来是社会的中坚力量, 比如工程师,企业家,行政官员等等。 可是如果这时耐心的把题目讲了,并且还讲得让他们听明白了,这就会使得这部分同学误以为他们在数学上很有天分。 而这种错觉会让他们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一条不适合自己发展的人生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样做是害了他们。相反,若只讲些笑话,这部分学生由于一直没搞明白,时间一长,对数学便失去了兴趣。 于是他们毕业后有的去学金融,有的去学管理,有的直接就考公务员了。由此可见讲笑话无形中帮助了他们正确的确定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吃饭时我讲给几个同事听。他们都不置可否。好像他们从来没思考过类似的问题。昨天我爱人说她们学校评职称需要发表教学论文,让我帮着写一篇。我把上面的内容整理了一下。题目是“教学模式改革之探索系列-1”。今天早上我到建行交了800元版面费。下午就收到编辑的接收函。另附审稿人评语为: 该文思想相当前卫,读后让人耳目一新。推荐在贵刊发表。

[转载] 纪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纪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时 间: Tue Apr 10 09:19:06 2012

点 击: 83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来南大已八个年头了。那时自己算是系里的年轻老师。 整天和郭学军,老纪呆在一起。 当时老纪的爱人还没调过来。而郭学军那时不知为什么过着好像是单身的生活。 我爱人一直在外地。于是我们三人不谋而合的凑到了一起。三个人经常为一些并不可笑的笑话笑 的前仰后合。往往笑过之后讲笑话的那个说笑话还没开始。刚讲的只是个铺垫。于是另外两个耐心的等他讲完。接着再重新笑一遍。 那时的郭学军并不像现在这么斯文。 尽管他早就开始写诗并在公共场合下背诵诗歌。但我一直认为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吸引中文系的那 几个女老师的注意。更多的时候他会在班车上大声的和你讲什么时候容易受孕,什么时候精子的成活率较高。每当这样的场合我都尽量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不时的点头配合,努力为这次谈话营造一些学术的气氛。记得一次刚一坐下来,他突然问了一句:高飞,你喜欢男人唱的歌吗? 这句话让前后左右的几个人都朝我们这儿看过来。其实完全可以换个问法。比如说你最喜欢的男歌手是谁? 可那时的郭学军就是这样。一句话让人瞬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相比之下,老纪总是稳稳当当。 他自己很少主动创作什么笑话。 他总是在 别人讲了笑话后很实在的捧场,同时也积极地为别人在笑话的创作上提供素材。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过了好多年。

直到某一天老纪告诉我他爱人调到南京工作了。 又过了不久得知郭学军重新组织了家庭。 只有我没有变化。仍然是两地生活。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不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在一起说些 无厘头的笑话。 有时见了面也是说不了几句话就匆匆散了。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不声不响中发生 的。 似乎本应该就是这样。 尽管这时又有些年轻老师进来了。 如苗栋和石亚龙。 可和他们在一起时感受不到以往的那种快乐。 孙永忠和尤老师偶尔也加入我们。但他们两人总是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 他们那些貌似很有品味的谈吐让我更加怀念以前那些毫无意义的无所顾忌的笑话。

当意识到那些曾今不为别人注意的却让自己内心产生极大震撼的场景今生再不会出现时, 我的情绪在刹那间低落到了极点。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119.57.51]

※ 修改:.gfzhang 於 Apr 10 00:18:38 2012 修改本文.[FROM: 202.119.57.51] —

[转载] 写给尤老师的一封信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写给尤老师的一封信

时 间: Wed Mar 17 23:29:21 2010

点 击: 13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尤老师,

您好!

好多学生说我给他们带来了快乐。可快乐的根源却是您。每一次把您顶上十大,您都不介意。反而兴高采烈的到系里来喊我去打球。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您心里原来很想上十大。 可即使真的如此,您也应该矜持一些才对。再说我也需要时间寻找素材啊。现在的小孩很聪明。和您们那时候不一样了。再说他们对我写的帖子期望很高。 就是忽悠也要本着对他们负责的态度啊。

说起您的球技,我觉得您真的提高很多。我知道您一直试图忽略我们之间的差距。我经常同老纪到您那儿打球。可我和您们能在一起打球,并不代表我们的水平就在一条线上。 就像胡主席春节期间到一些乡镇去慰问,和当地的干部们在一起吃顿饭一样。您和老纪的实力的确在伯仲之间。可我却听到了您小心翼翼的说我们三人的水平是个小等差数列。等差数列也就算了。您真的不该强调那个“小”字。您记得那天我们最后的那场比赛吗?您本来以10:1领先。可最后却以10:12输掉了比赛。我就想暗示您如果我想赢您的话,只要一个条件就够了。那就是比赛还没结束。

再说点认真的。我看到您和孙老师要到仙林做个报告。我想您俩的报告一定很精彩。我们好多年轻老师也想去。可我们希望不要在这种报告的报酬上对正教授和副教授有所区分 。我同一些老师说过这个话题。我们都有个共同的感受:因为那样的话就显得我们这些副 教授的水平不如那些正教授。可您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就好像我们明明是优等生。可老 师偏偏说我们不如那些差等生。您说我们心里会好受吗?当然我们副教授中也不乏一些没骨气的人。为了100块钱积极响应系里的号召。

上次我们系全国排名第12名。有许多学生在小百合上表示很伤心。可是那些正教授中没有一个站出来安慰一下这些学生,承担这个责任。若把正教授比做正规军,我们这些副教授就好比民兵。您们论装备比我们好,论战斗力,却还不如我们。尤老师,就算我谦虚,其他人也不服气啊。

好了,太晚了。 先说这么多了。

此致

敬礼

张高飞

转郭学军老师的现代诗《衰老的特征》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转郭学军老师的现代诗《衰老的特征》

时 间: Wed Dec 7 12:40:51 2011

点 击: 74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_Maths 讨论区 】 【 原文由 gfzhang 所发表 】

发现自己老了,因为:

1. 去操场总是走门了,几年前还常翻铁丝网进去。

2. 开始喝牛奶,而不是喝可乐了。

3. 不再关心自己有多少白头发了。

4. 穿的衣服越来越贵了。

5. 看自己以前的日记时,不觉得羞愧了。

6. 看到人家插队,也觉得无所谓了。

7. 跟人家聊天,总爱说天气了。

8. 买了新书回来,不再往上面写名字了。

9. 以前一周用两卷卫生纸,现在用的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