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八)— 加入企业的菲尔兹奖得主 Laurent Lafforgue

法国高等科学研究所(Institut des Hautes Études Scientifiques,IHES)是一个从事数学和理论物理尖端研究的机构。它于 1958 年创立,近几十年来给很多顶尖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提供了一个专心研究的场所。有很多的菲尔兹奖(Fields Medal)得主在这个机构工作过,包括 René Thom(1958 年 Fields Medal),Alexander Grothendieck(1966 年 Fields Medal)等数学家。

2021年9月1日的新闻

近日,从 IHES 的官网上可以看到,2002 年的 Fields Medal 得主 Laurent Lafforgue 加盟了法国华为,在公司将会继续从事 Topos Theory 方面的研究工作。数学家 Laurent Lafforgue 原来从事 Langland’s 纲领的研究,师从数学家 Gerard Laumon,师门另外有一个师弟 Ngo Bau Chau 也是 2010 年的 Fields Medal 得主,其研究方向是数论中的自守形式。从 Laurent Lafforgue 的个人简历来看,他在 1984 和 1985 年获得两枚 IMO 银牌。他 1986 年入读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在巴黎十一大学受 Gérard Laumon 指导完成博士论文之后,继续做出击研究员。2000 年担任发过高等科学研究所数学教授。2002 年获得菲尔兹奖,表彰他对数论和代数几何的贡献。2003 年,他成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下面是他当年拿到 Fields Medal 的评语。

“Laurent Lafforgue has been awarded the Fields Medal for his proof of the Langlands correspondence for the full linear groups GLr (r≥1) over function fields of positive characteristic.”

Laurent Lafforgue 的数学族谱

关于 Topos Theory,它是范畴论(category theory)中的研究领域之一。本来是纯数学的研究方向,但近期也有数学家将 Topos 与深度学习联系到一起,例如 DNN 等模型就可以用范畴论的一些语言进行描述。bilibili 上面也有这些视频的搬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观看: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B4y1T7j3/?p=18。

YouTube 的 Toposes 视频

近几十年来,每四年才有机会评选出四个 Fields Medal 得主,而且其研究领域大多数是纯数学领域,与工业界的联系并不直接相关。Fields Medal 的获得者可能不是最聪明的,但是绝对是数学领域中能够说得上话的人物,完全有能力在学术界或者工业界主导一个大型研究方向。

虽然笔者对这位 Fields 奖得主的研究方向完全不懂,但是他被大型科技公司聘请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大型科技公司在进行研发的时候,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研发问题,研发问题转换到最后基本上还是数学问题。有一些数学大佬加入公司,后续遇到一些数学问题,直接就可以咨询大佬或者大佬的小弟们。只要目标明确,集思广益,大家总能够基于一些问题提出具体的思路和解决方案。虽然大佬的研究方向可能不一定能够直接应用到科技领域,但是大佬或者相关团队也有可能对其他方向产生兴趣,总有促进科技进步的可能性。对于某些具体的场景和业务问题,大佬们总有诸多小弟,实在不行让一帮数学 PHD 想,总能够得到一些方案和结论。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基础数学和应用数学的差距较大,基础数学的科研工作者真的一定能够在应用数学有突破么?”做科研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完全打包票,但是总是需要有人做尝试的。有 Fields Medal 得主和其相关团队帮助,成功的可能性总是相对较大的,毕竟 Fields Medal 得主算是数学家中的状元。除了 Fields Medal 本身之外,大佬在学术界的资源肯定是很多的,总能够给公司输送各种各样的数学人才,这些数学人才虽然在数学上不一定有所建树,但是在公司干活还是绰绰有余的。基本上只要愿意学习,愿意干活,未来留在工业界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转行的知识,只是对一些人难而已,对 IMO 银牌,Fields Medal,各种名校数学博士而言,难度真的没有那么大,只是看是否有意愿转行而已。

PPT 的截图之一

之前在读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讲了一个故事。当年老师还是博士生的时候,遇到一个外国人,问他为什么不去跟 XXX 教授(沃尔夫奖得主)攻读博士学位。外国人说:“我看不出来有什么题目是 XXX 教授做不出来,而我能够做出来的。”这句话用在这里也挺合适,实在不知道有什么数学题目是 Fields 奖得主和小弟们做不出来,而其他普通人能够做出来的。

连 Terence Tao 想搞都搞不定的数学问题,估计大多数普通人连想都不用去想了。普通人一旦做出来,马上晋升大佬行列。

Fields Medal 得主加入高科技公司,也不会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干活,总要有一个团队加上各种各样的资源配置。虽然不确定大佬未来对公司有啥突出成绩,但是能够加入高科技公司,为公司招募更多的优秀人才,对双方都不是一件坏事。

互惠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