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昔日“奥数天才”不逼女儿学奥数 大量时间研究数学

他被誉为天才少年,李修福的得意弟子

他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满分金牌得主

他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后,如今是浙大数学讲师

对于别人说他是否成功,他有自己的态度

东北网5月10日讯 7日,《“奥数教父”李修福的反思》刊发后,李修福的纠结、个体反思,引发了家长、老师及社会各界的群体性反思。你的孩子在为奥数纠结吗?奥数到底学不学,怎么学?当教育变成应试,成材的标准又是什么?连续两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满分金牌得主、李修福的得意弟子罗炜,当年的天才少年,他认为自己成材了吗?昨天,记者带着诸多问题,连线罗炜。

 现在大量时间在做数学研究

罗炜话少,冷静得像在分析他的数学问题。

从哈师大附中毕业后,罗炜被保送到北京大学数学系,大学毕业之后到麻省理工学院读博士。他说:“要进行学术研究的话,都要申请读博士。”

回国后,罗炜到浙江大学数学中心当了一名老师,今年38岁了。

“现在是教授了吧?”记者问。

“没有,讲师。”罗炜淡淡地回答。

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研究领域,那是关于数学、物理有关圆的问题,还有应用的一些问题。不是只做一个领域,和组合、计算机图形有关的。

对于记者在内的圈外人来说,这个实在太专业了。至于在学术成果上,他说自己发表论文的刊物比较普通,没有TOP(顶尖)的。

记者试问:“你是不是太谦虚了?”

“不是,可以查得出来的。”和李修福老师一样,他在用1+1=2的数学思维,说着自己的话。

作为大学老师,罗炜有自己的学生,一般来说,一星期有五六节课。剩下的大量时间,他都用来做研究了。浙大的数学中心,也是一个研究所。

对于为什么没回到母校北大工作,罗炜称没有机会,另外,回北大也不一定很好。一个好学校,在某种程度上能给学生很大的自信心,在文化方面的培养可能也有好处。而对于工作的话,要考虑工作的自由程度,另一个是待遇。

辉煌已成过去 现在很低调

提到哈尔滨人仍关注着他,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罗炜好像很意外:“大家很关心吗?”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

他说自己不太在意这个,在意了是会有压力的,所以反而喜欢低调,没人注意。

当然,他承认自己人生最辉煌的是得金牌的那段日子。只不过大学以后开始低调了,是刻意的低调。比如说,不爱说话,不主动发表意见。

至于周围人对他的看法,是否觉得他傲气,他称自己不知道,没人跟他说,他也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即使别人有那样的错觉也是临时的。如果是自己认为有意思的问题,他愿意真诚交流。

他说,自己现在接触的人很多都是喜欢数学的。这些人不在意人对人的态度,这是他们这个圈子里人的特点。

不强求女儿学习奥数

为了升学,目前很多家长逼着孩子学奥数。

对此,罗炜直言,奥数还是比较难,如果没什么兴趣,碰到难题的话,对自信心、学习兴趣的影响都很大。可能就比较讨厌了。连带着可能其他的学科也学不好。因此,学奥数如果孩子很喜欢,就好,如果不喜欢就没什么意思。

当然,很多孩子学奥数是为了考试。因为学校也希望找到比较聪明的学生,学数学确实能看到这方面的领悟力。如果要上好学校,就要证明自己。

“你的孩子学奥数吗?”记者问。

罗炜说,女儿很小,才一岁。但她长大后,他会尽量引导她的兴趣。但不会强逼着她学,她有她的自由,不学坏就行。

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

兴趣,是孩子成材最重要的。罗炜执此观点。

“我觉得一个小孩不喜欢的话,不可能成材。大部分还是看他是不是把时间都充分地利用起来,去做喜欢的事情。老师讲得好也是次要的。老师只是告诉你有一个好的东西,需要你去探索、去学习。而靠老师手把手地教,不会有出色的学生。”

罗炜说,成材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标准,到底是别人觉得你的孩子很好,还是自己很开心、很满足,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曾经的金牌,曾经的第一,罗炜又是怎样看待现在的自己?他说:“其实自己不在意别人的评价,成材不成材是自己对自己是否满意的事情,别人的标准都可以忽略。我的思维方式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正因为这样,所以罗炜对自己的现在很满意,觉得挺好的。比较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比较自由,有自己的时间做喜欢的数学研究。

记者随后在他的QQ空间看到,他的空间也叫做“数学的无限空间”,在那里,你会发现有几百篇的专业数学证明题,也有很多对此有兴趣的网友参与其中。

“包括恩师李修福在内,人们对你的期望值很高。”记者又扔出了一枚“砖块”。

罗炜犹豫了一下:“是吧。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觉得不需要完成任何人对我的期望,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李修福老师说了,捡破烂儿也得捡第一呀。”记者用李修福老师的话反问罗炜。

“这个价值每个人看法不同,争第一是一种,提高自己也是,不争也可以。”罗炜这样看。

前两年曾回过哈尔滨

对于故乡哈尔滨,罗炜很少回来,因为父母都在北京。父亲是电机学教授。上高二时,父亲工作调动到北京,一家人迁居北京。罗炜在清华附中借读。

在北京定居的父母,也经常来杭州看儿子,现在还要看的是一岁多的小孙女——可爱的歆艺。罗炜说现在在家都不太上网了,女儿淘气,不时过来捣乱。

回哈尔滨,只是前两年有一次,是师大附中找他讲课。当然还是讲奥数的事。据他讲,现场的效果挺好,同学们注意力很集中,还是愿意听他讲。

30多岁,正是忙事业、忙家庭的时候,罗炜也不能例外,如今只有一个初中同学一直联系,其他的都没联系了。由于高二下半学期转到清华附中借读,和哈尔滨的高中同学在一起时间都不长。他的高中校友也有一个学数学的,只记得好像在北京大学数学系。

罗炜的时间大部分是属于数学的,他告诉记者马上要去搞科研了,匆匆道别。记者截稿时,罗炜肯定还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忘我地工作。

不管他将来是不是华罗庚、陈景润,他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在自己的领域里创造价值。沙子里的金子是极少的,更多的还是普通的沙子,这样才有浪漫美丽的海滩吧。

超前学习 不如打好基础

奥赛冠军怎么学数学?罗炜介绍,他基本上就是看书、做题。那时候有几本奥数习题书,拿来尽量看、做,不会的,就看答案,分析人家是怎么解答的。

因为自己有兴趣,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在数学上,也影响了一些其他学科的学习,有点偏科。语文在初中一般80多分,高中70多分(按满分100)。其他的理科也都能打90多分,所以整体上没影响升学。

对于现在很多初中生超前学习,罗炜很不赞成。他称,虽然是出于中考的需要,但这不算是很好的学习方法。学数学要按顺序一步一步来,逻辑关系、难易程度、思维方式,都是有台阶的。假如基础打不好,后面很吃力,越学越难。学数学总要做题的,学太快理解得不够深。

很多学生到高中跟不上。是初中的学习方法没让他适应高中的学习,还有很多高中考得好,大学也学不好的。

“把你看过的要弄懂,要能用来做题,这是基本方法。”罗炜说,做题,不是题海战术,是要把你学的概念能应用。

他的一个有用的方法是:做题后要总结自己的方法,或者看到的方法,做题中比较关键的步骤是什么,这样才会对今后的学习有帮助。而不是一种题型做好多遍。

“一种题型会做了,知道怎么做了,也知道结果怎样,实际上就没必要再做同样的了。”他说,我知道怎么做的,就跳过了,做更难的题。

如果初中没打好基础,到了高中发现不会了,别人学新的东西,你还要补旧的,你就得再不停地补。

原文链接:

http://heilongjiang.dbw.cn/system/2013/05/10/054758366.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