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2013-12-22 15:05:47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咏怀古迹 其一

杜甫

支离东北风尘际,飘泊西南天地间。
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羯胡事主终无赖,词客哀时且未还。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说起“咏怀古迹”,很多人都只知道“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因为这首诗是我们高中时期学的,而且也正是因为它优美的词藻和婉转的曲调打动了我们,特别是最后一句“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短短几字就点破了昭君心中的苦闷和无奈之情,人们似乎能从那久远的琵琶声中,听到她那无穷的怨恨。

其实咏怀古迹一共有五首,分别描述了庾信、宋玉、昭君、刘备和诸葛亮五位历史人物,诗中体现出了杜甫本人对这五位历史人物的文章学问、心性品德、伟绩功勋的赞赏,并表达了他这些历史人物凄凉的身世、壮志未酬的人生深切的同情,其实最主要的是借他人之事以舒自己情怀,抒发自己仕途失意、颠沛流离的身世之感和忧国忧民的壮烈情怀。

对于咏怀古迹五首,我起初知道的也仅仅是第三首而已,知道“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这一句是不久前在张益唐的纪录片中看到的,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唐诗,其实我能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一句,因为这句正是他的人生写照。

说起张益唐,这个上半年在数学界崛起的“新星”因为在最古老的数学猜想之一“孪生素数猜想”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而一夜成名。也许在去年这个时候百度“张益唐”可能没什么关于他的新闻,可是现在再去百度的话,就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关于他的新闻,不管是生平介绍还是成功轨迹都可以查到。

我想对于张益唐,有一点必须强调,他很伟大,当然做出了非常优秀的成果是他伟大性的一个体现,最主要的是他的隐士行为为很多人所津津乐道,甚至有人评价他是“扫地僧横扫武林”,其实我觉得这一点都不为过,他可以算得上是数学武林中的扫地僧,多年的沉寂和磨练方换回了今日的荣誉。正如它的朋友所说:He deserve it!

诗词的主人公庾信本是南北朝时期的大诗人,他在南朝时经历了梁朝的侯景叛乱,逃往江陵,辅佐元帝。后奉命出使,被北朝质留,虽然在西魏和北周都受到礼遇,位望通显,却因不得自由,可以说他的一生都很悲凉,在他晚年写了一曲《哀江南赋》,这是他对梁朝灭亡和哀叹个人身世的感叹,他以独特的格局陈述梁朝的成败兴亡、梁朝的腐朽无能,侯景之乱和江陵之祸的前因后果。文字真实、凄惋而深刻。其格律严整而略带疏放,文笔流畅而亲切感人, 并如实地记录了历史的真相,有“赋史”之称。

“日暮途远,人间何世?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荆璧睨柱,受连城而见欺;载书横阶,捧珠盘而不定。钟仪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孙行人,留守西河之馆。申包胥之顿地,碎之以首;蔡威公之泪尽,加之以血。钓台移柳,非玉关之可望;华亭鹤唳,岂河桥之可闻?”

“且夫天道回旋,生民赖焉。余烈祖于西晋,始流播于东川。洎余身而七叶,又遭时而北迁。提挈老幼,关河累年。死生契阔,不可问天。况复零落将尽,灵光岿然!日穷于纪,岁将复始。逼切危虑,端忧暮齿。践长乐之神皋,望宣平之贵里。渭水贯于天门,骊山回于地市。幕府大将军之爱客,丞相平津侯之待士。见钟鼎于金张,闻弦歌于许史。岂知灞陵夜猎,犹是故时将军;咸阳布衣,非独思归王子!”

整篇赋酣畅淋漓,写的感人肺腑,基本上体现出庾信晚年写这篇赋时的悲壮情怀。
可以说庾信是个极具才华的文学家,只可惜深受命运摆弄,将他放在了错误的位置上,一生凄凉,不得自由。回到张益唐,他之所以引用这句诗,是因为这首诗也有他的内心写照,张1955年出身,现在快60岁了,在数学届,一个人如果过了45岁还做不出惊人的成果,那么他一生也算是过完了,很少有人在暮年做出极佳的东西。
张在成名之前只是个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的讲师,近60岁还只是个大学讲师可以是在数学界混的很差、地位很低,可是他原本是个大器,只是在以前被误导走了一条弯路而与成功失之交臂,换回的是几十年的苦苦煎熬和痴痴等待。他现在虽然一夜成名,在人生“暮年”完成了质的飞跃,各大荣誉接踵而至,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去回想他这几十年的煎熬?回想他如何面对青灯残卷苦苦守候?
看着他的视频,我非常感动,从他的谈吐中可以看出他是个淡泊名利、谦虚高贵的人,也自然能明白他为什么能面对自己喜欢的数学,奋力钻研几十年。即便是现在他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个安静、可以让他静心做数学的地方。

这些年我走过了一段很不平坦、甚至可以说极其崎岖的路,经历了很多艰辛和苦涩,领略到了世态炎凉的滋味,失败了很多次,终究没尝到成功的甜头。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人生会持续多久?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是否会一直萧瑟?与一些人打交道让我失去了对世人的信心,我看到太多的人心丑陋和勾心斗角,为什么人世间有这么多痛苦?为什么人世间有这么多不完满?为什么人们在逐渐丧失本性,开始变得贪婪、好胜、甚至恶心?
我不知道这种丑陋是否会逐渐消除?我也不知道我是否会被同化、变得跟他们一样贪婪?为什么我就找不到一块净土,做自己喜欢的事,安安静静地生活?

也许哪一天等我达到了张益唐的高度我自然就会明白这些事,可是这一天会来临吗?
突然想想觉得“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也是件幸福的事。

2013年12月17日有感

附录:

美国人:重生的数学家张益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KhxtSQlHw0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转载]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