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十三)— 深圳的大梅沙

在读书期间笔者就没有旅游的习惯,每次看到身边同学发一些关于旅游的视频或者图片,心里面虽然也会想去,但是总由于各种原因而迟迟不愿意动身。后来博士毕业之后来到深圳,稍微培养了一点旅游的习惯,主要也是为了给紧张忙碌的生活减缓一些压力。博士毕业距今已经有差不多七年的时间,在这七年的时间里,去过两次日本,两次台湾,一次韩国,一次老挝,其他就是三亚,厦门,长沙,广州,潮汕,惠州。其他的城市可能也是出差居多,例如北京,上海等。

上面提到的国家,地区,或者城市,有一部分是跟着公司所组织的团队建设一同前往,有一些则是自己安排的出行计划。在深圳的工作时间也有七年,但其实笔者并没有去过深圳的景点。世界之窗,欢乐谷,东部华侨城都还没有去过。而对于深圳的著名景点之一的大梅沙,笔者也仅仅去过两次。

第一次去大梅沙是因为刚刚入职公司,需要跟随公司参加其新入职员工的培训,时间长度是十天。在这十天里面,笔者作为新人听到了无数的新名词,很多之前完全没有听过,也没有了解过的东西。除了介绍公司架构,公司文化等,还有不少的团队活动,例如篮球比赛,毕业晚会。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事情肯定觉得不难,但是笔者作为当时的新人,还是有一定的压力。因为每天的日程安排都十分的紧凑,这与之前读博期间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深圳中兴拓展基地的宿舍 1(来自百度地图)​
深圳中兴拓展基地的宿舍 2(来自百度地图)​

在 2015 年的时候,大家都可以正常生活,无论是个人的工作还是公司的集中培训都不会有太大的风险。公司一直都比较重视应届生的培养计划,毕竟应届生是公司未来发展的基础。于是,那段时间有一部分应届生都会在大梅沙附近进行封闭十天的培训。

在那十天,除了完成日常的学习培训之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就是自己的了,虽然回想起来也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当时貌似也抽空去大梅沙走了一下,看了一下深圳的海。随着当时十天的封闭培训结束,每个培训班的同事们也就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三年之后凑了一些同事出来吃饭,但后来有一些同事最终还是离开了深圳去其他城市继续发展。感觉就像是做完了一个临时项目,后续就很难再次汇聚到一起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了。

来到 2022 年,全国上下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大梅沙有段时间也是关闭状态。近期深圳的疫情不算严重,很多景点重新开放给群众。但此刻我已经换了一家新的公司,来大梅沙还是跟着团队活动。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在大梅沙八号仓附近租了一个民宿,整个团队的同事都来这边放松一两天。从民宿到大梅沙海滨公园大约 10 分钟的路程,如果需要逛街的话可以考虑旁边的大梅沙八号仓。由于疫情影响的原因,之前可以走的一些路已经被封了起来,而且大梅沙的人数跟之前相比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来了深圳之后,日常都是在办公室和家两点一线,很少会出门看海。不过,每次看海就会想到一个故事:“smale 当年在研究数学的时候,每天就拿着一支笔和几张纸去巴西的海滩坐着,直到把动力系统的问题研究出来为止。”

新加坡东海岸—摄于20150515
新加坡东海岸的珍宝海鲜楼 — 20150515

在 2015 年离开新加坡之前,应该是唯一一次去新加坡的东海岸,毕竟 NUS 是位于新加坡的西海岸。当时在新加坡的东海岸走了整整一个下午,晚餐的时候在珍宝海鲜楼点了一个黑胡椒螃蟹,以及一瓶 Corona 啤酒。当时去东海岸的动机可能只是想走一走新加坡,看一看新加坡整个城市,看一看东海岸的海滩。回想起来,从南京毕业了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南京,从新加坡毕业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新加坡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