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年度总结外加博士毕业前的总结–symmetry

作 者: symmetry

标 题: 年度总结外加博士毕业前的总结(一,心态)

时 间: Mon Feb 4 13:13:34 2013 点 击: 354

这篇消极的很,惨不忍睹。下篇会积极起来的。

——–

到了年底,要做一个年度总结。 正好在毕业的前夜,把我来美国这几年的经历,感受一并 总结了。 我现在再看三个月前为找工作写的research statement,简直就是bullshit。就 像一群人打完牌探讨刚才的得失,会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愚不可及。

今天看见校内上有个叫王路的人,日志写的好。 数量也多,点击率也高。写的是精进之意 。朋友跟我说,风格跟我很像。我只能摇摇头说,跟我几年前很像。我现在再也没有那样 的心态那样的想法了。我实在是我应该忏悔的一件事情。 在我这个blog之前有另外一个, sisyphustale.wordpress.com, 从08年来美国之后就开始写日志。现在回头看看,竟然不 敢相信当时是那样的心态。

来美国四年多了,由一个瘦子变成了一个胖子。四年前obama还高喊yes we can,过了四年 ,他再也不敢这么说了。 四年前刘翔想退赛还不懂得要跳完全程的道理,过了四年他总算 让观众们满意了。 四年之前,我是满怀激情,向往着未来,对自己,对数学,对我老板, 都有无限热情,无尽信心。 可是现在呢,在job market上面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 waitinglist。 四年之前我绝对不会屑于看郭德纲,非诚勿扰这样的东西。现在呢,不理 解别人不看。 两年前追求Y的时候,还敢说自己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谁知道现在就成了 个吃货。

那个时候能在佛法中看出勇猛精进,能在孔孟中见得至大至刚。那个时候自诩为儒生,心 怀修齐治平之理想。砥砺意志,淬炼灵魂。可如今呢,不过一介犬儒,闷声发大财,有枣 没枣捅他一杆。孙子做得,脸皮厚得。时间等于工作加生活。累了之后乐呵乐呵,今朝有 酒今朝醉。

小时候还会幻想,长大之后可以做这个,可以做那个。到了现在这个岁数,要知道,把一 件事情做好就不容易了。 环境对人的心态能产生的影响实在是不容小觑。 女人在海滩上可以穿比基尼,但不能上班 的时候穿。 在澡堂里面大家可以赤裸相对,没人觉得是种羞耻。 同样道理,在这乱世之 中,谈什么仁义。

一切的变化在两年之前,当我在penn state待完一年之后,也就是我博三结束。那是安安 静静的一个地方,我在那里快活的像个神仙。 直到最后几个月,因为做数学遇到困难,跟 老板关系忽然紧张。幻想忽然破灭,现实真实而清晰。幸好这一切来的及时。 于是想要从 神仙做回凡人,从神境来到人间。

于是眼光犀利独到,于是口无遮拦。我几年之前从没想过数学里面还会有这么多的 politics,也没想过我对此的嗅觉会被训练的如此灵敏。 于是否定和批判,让我的世界干 净了不少,做一个极简主义者。把那些浮华的,虚假的,累赘的和不确定的一一抛开,最 终居然是空空荡荡,所剩无几。我像八大山人笔下的那些鱼鸟一样翻着白眼看着周围,看 着一群傻逼被大忽悠在忽悠着。我并不因此高贵在哪里去,毕竟还得朝这群人讨饭。我的 生活却也不免因此空洞而无聊。于是以各种方式寻求消遣,小说,电视剧,郭德纲,非诚 勿扰。。。

 

 

 

作 者: symmetry

标 题: 年度总结外加博士毕业前的总结(二,关系)

时 间: Mon Feb 11 00:13:54 2013 点 击: 232

我一直追求着事业的成就,却也渴望生活的诗意。 我觉得我一切的忧伤,一切的痛苦来自 于这urge的急切。 这让我往往失去耐心。王语嫣告诉慕容复说着打狗棒有一路越慢威力越 大,结果这个慕容复急功近利,功夫没法练到家。 我急着知道剧透,在焦躁中流失了等待 的意义。

做数学当相信自己做的是神圣的事情,为认识真理往前迈进一小步。 而不应当把这个当成 是来demonstrate自己智力的一场实验。让自己任何的贪痴嗔凌驾于这神圣的事业之上的观 念行为,都是愚不可及而且要遭受挫败的。

想起gromov说perelman,真正的数学家,他的头脑中只有数学,想其他任何的事情都是人 性的弱点。

第三年结束的时候压力忽然间非常的大。我认识的很多人跟我相同的感受,而且很多人也 就是在这个关口放弃的。 我开始做research算是比较早的,读博士半年的时候把qual过了 。第一年的时候已经做出一篇小paper来了。 然后第二年的时候又是一篇,这个时候开始 想做一个大问题了。于是就盯上了最后给我带来大offer的这个问题。 第三年在penn state度过。Penn state是个非常isolated的地方,周围的大城市DC,费城,纽约, pittsburgh都在3个小时之外。我租的房子,房租一个月150. 那是我最为安静的一段日子 ,却最后到了呆不下去的地步。 在那段日子里面,我把物理系的基础课上了一圈,一直到 相对论,量子场论。那个时候发现我解决问题的approach是过不去的。 于是压力骤大,因 为时间不多了。我是喜欢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牢牢的把握在手里面, 而那些不重要的让 他放任自流。如果在job market上面没有好的结果,实在是件不妙的事情。 最后呆不下去 因为那最后的一两个月,每天早晨8点钟到办公室,晚上11点回去,坐在那想,什么想法都 没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实在令人抓狂。然后直到离开。 现在明白,做research,这 才是必经之路。 那几个月总算是有了新的idea,外加一场失败的恋爱。

跟老板的关系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我认识很多的人跟老板关系相处不好。我自己的经历又 是出奇的诡异。即使大家都是靠谱的,实诚的,善良的好人,那也不意味着性格就适合在 一起过五年。 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有任何道德的评判。这原本就是件不平等的关系。学 生给老板打工并给老板以尊重并满足其虚荣,老板要向学生传授技能以及动用关系给学生 以support。 这都是找老板要注意的地方。 对我来说,不管是选方向还是选老板,虽然不 能说是失败,但至少是走了弯路。

这篇讲的是与人相处的事情。 总之,人与人之相处,来不得半点强迫。

那些过于招摇显摆的人,内在往往贫乏。 那些对你时有不实的溢美之词的人,翻脸的时候也往往会有不实的诋毁之词。 踏实的做事情,少说废话的人,到头来才往往是最值得trust的人。

人难得的是,自己有个纯净的头脑,纯净的心地,待人以诚恳,然后交一群头脑和心地都 很纯净的朋友。 大凡涉及到了利益,涉及到了交换,这样的关系总是要小心翼翼,不可完全信赖的。

 

 

作 者: symmetry

标 题: 年度总结外加博士毕业前的总结(三,数学)

时 间: Tue Feb 12 13:08:25 2013 点 击: 257

这一篇写数学,下一篇写找工作的事情。

——-

我博士第一年做的事情就是琢磨KAM迭代,以及Nekhoroshev定理证明里面的迭代,两种迭 代方式还是蛮不一样的,根本的差别在于是不是允许频率改变。也在dynamics,拓扑, morse理论上花了很多时间。

第二年学pde和几何,这两个学的都不是很成功,几何是因为老师教的代数的味道太重,不适合我的taste,pde倒是因为缺乏训练。 还有统计力学。

第三年在penn state,集中的学了物理,包括量子场论,相对论,流体,还有数学里面的 辛拓扑,临走的时候跟burago学的度量几何,主要是读的cheeger ebin的书。

第四年前面一半学的是红楼梦,自己集中精力写自己的论文,后一半在princeton,对于 mather理论有登堂入室的感觉。杂看了些teichmuller空间,lamination,并不深入。 同 时因为是symplectic dynamics的special year,继续学辛几何,包括初等的hofer几何以 及高级一点的floer理论。

第五年,上半年追女生,继续学流体,很物理的aspects,而且跟同学一起组织流体的 seminar,比较系统的学习PDE aspect 的navier stokes。还在上一个kinetic theory的课 。继续深入理解mather理论。

现在下半年,一边是几何分析,一边还要继续流体。 中间其实学过概率,代数,还有半经典力学,billiard,de Giorgi的holder regularity 理论,quadratic map和henon map的挖参数方法,等等。 但因为拿不出来算,也不应该提 。 看书看文章都是甚杂。 基本结论是, 双曲性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在dynamics里面是很central的概念,而且是可算,可以做的很 硬。 在几何,群论等等其他方面也甚为重要。 做dynamics必须抓住这个核心。他意味着 在相空间中运动的不稳定性,然而在函数空间中的结构稳定性。 KAM迭代是椭圆性其实,是双曲性的反面。 either选diophantine的向量,or选完全有理的 向量,两种迭代方式的区别在于是不是允许频率漂移。如果允许的话会得到快速收敛性。 否则有限步就要停止。 Mather理论是个好东西。Mather的underlying idea全是拓扑,Fathi的东西全是PDE的正则 性。难得Mather的拓扑的想法最后可以跟HJ方程粘性解的正则性问题扯上关系,联系如此 紧密。我非常关心beta函数可微性的问题。 变分法中间,一阶变分给出运动方程,二阶变分给出Jacobi方程还有指标。二阶变分给出 稳定性,其非退化性等价于流的双曲性。双曲性与jacobi方程中的负曲率有关系。这点东 西是几何,动力学,变分法,morse理论,相对论等很多重要领域的重要topics的出发点。 symplectic几何我总觉得有点soft,拿不起来。这个东西要做硬需要进入pseudo holomorphic curve。核心的东西是displacibility,可以displacible得到周期轨,不可 displacible的是lagrangian submanifold。 PDE很硬,很重要。各种物理的基本方程,只有经典力学以ODE写成,其他全是PDE. 对pde 来说,最为核心的概念是rescaling。各种空间比如sobolev都是依据这个定义出来的。 探 讨singularity,这是个最重要的factor。要combine rescaling和energy estimate。

最后,既然要去chicago,我希望能慢慢转到pde上,如果合适的话,可以以变分法,HJ方 程这样的东西来过渡,真正关心的问题乃是singularity的事情,也就是有限时间爆破解。

 

作 者: symmetry

标 题: 年度总结外加博士毕业前的总结(四,工作)

时 间: Thu Feb 14 10:44:30 2013 点 击: 383

这篇是这个系列最后一篇,说的是找工作的事情。应学弟之邀写一篇,希望对后人有帮助 。

基本的观点是,有两个因素,一个是thesis要做好,一个是social要做好。 如果没有特 别惊人的结果,很难在一流学校找到位置。另外一方面,不管你做的好不好,别人都不会 看你的文章,除非已经在牛杂志上发出来。这样时间需要有人说你做的好。

我申请了大约25个places。最后拿到的有Chicago,MSRI,toronto,gatech,minnesota, 接了前两个。

在最前面的几个地方是冲击, 包括berkeley+MSRI,princeton+IAS,NYU,Chicago. 还有一些地方觉得算比较normal,比如toronto,西北,wisconsin,psu,gatech, minnesota。

这是之前预计有一定把握的,剩下那些虽然申了,没多少把握,就是打酱油的。 之所以说有把握,是说联系过对方系里面的教授,而且都说愿意帮忙的。 比如princeton有两个师 爷,其中一个给写推荐信,ias 里面共有8个member,其中有两个认识我,这两个中间有一 个很appreciate我的结果,而且他正好在组织一个special year。而且我还在ias做过半年 的member,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拿到offer。 比如psu,我在那里做过一年的访问学生,这个学校跟umd的关系特别的好。我的两个老板 对那个系非常influential,即使如此,还是没拿到。

minnesota有个教授已经答应帮忙,我老板都以为这个学校是囊中之物了, 但minnesota一 开始并没有把我放进shortlist,是直到2月12号才打电话问我要不要offer。这个学校招生 真把自己当牛校。

我拿到的最早的是gatech,这个学校的post doc都是教授的,不是系里面的。给我offer的 教授是12年10月在psu开会的时候才开始了解我的工作的。不过靠我的推荐信打动这个人也 不难。

接下来是toronto,今年1月在banff开会的时候,那边一个教授就说要给我offer了。 很离 奇的是我第一轮并没有拿到。 幸好没拿到,才能让我等过2月4号,等来chicago的offer。 同时在banff开会的时候,西北和wisconsin的两位教授也答应帮忙,当然最终还是没成。 西北是因为有些复杂的原因,wisconsin是因为基本上没有我的这个方向,所以我并不喜 欢,更何况教书任务太重。

所以,暂时小结,就是开会是很重要的social的机会, 如果你给talk就更好了,因为别人 认识了你,你可以跟人说话,讨论问题,还有chat了。 开会就是搔首弄姿–socialize。

前面说的是最近的两次会议,再往前数, 12年8月是在SF开一个辛几何的会议,只有一个 教授参加,就是hofer, ias的。 6月在lyon给师爷过生日,我做的一件事情是,写了一页 纸的一个辛几何的证明,否定了前芝加哥一个教授的猜想。 尽管我不是做这个方向的。后 来听从老板建议,厚着脸皮跟他要推荐信,这对我拿到芝加哥的offer可能很重要。 再往前,我在ias做member, 主要是把我的结果讲给我师爷听,最后他答应给我写推荐信 。 牛校里面,拿到的是chicago,把握其实并不大。本来在waitinglist上,很神奇的拿到了 。 Empathy的老板的大力支持是最关键的因素。 还有就是MSRI,我拿到的原因是他有一个special programme,跟我的这个方向多少有点关 系,招7个人,我师爷的推荐信就足以让我拿到这个offer。 NYU的courant所,本来惦记半天,我的研究生同学里有很牛的也惦记不只一年,最后都没 拿到。我没拿到的原因是,那边唯一一个做我这方向的老太太说去年招过一个post doc了 ,今年再招就不太好,最后只让我去做个报告。倒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做maxwell方程计 算的,并不处心积虑的最后拿到了。

前面说的是social,至于我自己的工作。我做的四篇文章里面,都是在不同的方向。 这可 能也是有利的一方面吧。最重要的倒是,确实有一个大的结果。 这些东西倒不想再多提了 。我现在看三个月前写的statement简直就是bullshit。现在让我写肯定不会那么写。 难 怪那么多学校来拒我了。 而且我也想马上离开这个领域,不管是快还是慢。

找工作是件非常非线性的事情。没法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人。 committee的组成每年都 不一样,一个系内部不同的group之间的利益要冲突,要协调。 所以,申请者之间的比较 不是全序的,不是线性的。 最后,他们招的人可能彻底不能跟你比,但就是他做的东西有 人欣赏。 我们能做什么呢? 就是前面说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thesis要写好,然后找 到牛人欣赏你的结果,给你推荐。跟别的领域的人不好比,但至少在自己这个领域做到在 所有申请者里面排第一。 牛校总是少的,position就那么几个,局限到你的方向,真正能 申的就没几个学校了,我就只能申四个。 完全可能这四个地方彻底不招我这个方向的人。 这就完全unpredictable了。

 

命运对我如此青睐,

连虚荣都替我买单,

我还是控诉他的喜怒无常,

他的心神狂乱。

 

即使春风得意,

阴霾为之一扫,

我还是翻起范进中举,

重温那梦想颠倒。

 

荣耀转瞬即逝,

前路时显时隐,

我还是不息的晨钟暮鼓,

祈祷着天道酬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