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江宁赶考记

作 者: zr9558

标 题: [转载] 江宁赶考记

时 间: Mon Nov 28 20:13:22 2011

点 击: 48

【 以下文字转载自 NJUExpress 讨论区 】

【 原文由 jgszy 所发表 】

哥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国家共舞猿考试,今天考试。

6点30的闹钟响了,哥习惯性的按掉,然后搂着手机又睡了起来,再次醒来,已是将近7点,哥吓了一跳,想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赶紧连滚带爬地穿好衣服,接着洗漱,然后就拿着准考证和笔,怀揣着昨天向同学借的计时用的秒表和我肾盛的共舞猿梦想,哥出门了 。表是昨晚隔壁宿舍借的,我本来有块表,但是好久不走了,又找不到换电池的地方,宿 舍里一帮穷鬼,连块像样的表也没有,只在隔壁找到这块秒表,是一个在一家共舞猿辅导机构做老师的同学给学生面试时计时用的,我本来的期望值也是天梭、雷达之类的,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走时他还叮嘱我,偶尔会滴滴地响,你到时按一下就行。于是我脑 海中出现了一副一个青年不停地在分秒必争的考场按着秒表的画面。不过,我还是很感激这位同学,临走时我大声地跟他讲以后去湖南找我,因为哥报的职位叫做—湖南国税。

出门并不是要步行,而是要坐地铁,将近1小时的地铁,丫的谁把哥安排在那么远的江宁,搞得哥昨天一天都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理性战胜了感性,金钱战胜了惰性( 90多元报名费啊),哥决定要去。地铁上好多人,看样子好多都是去考试的。于是乎哥一 直没坐到座位,站了45分钟,唯一庆幸的是原来用不了1小时。哥是个有心人,从来不会白 白浪费时间,路上的45分钟哥除了啃完了一个面包,脑子还一直思索今天我的行测该怎么分配时间、申论该用个什么样的总体结构。还没搞清楚考场路线,想着到站后要找人问下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怎么走,可到了之后哥才发现只要跟着前面浩浩荡荡的人群就行了 。

走了七八分钟,到了校门,就是那种很一般的校门,不一般的是一进门就是一大片等待清扫的垃圾,像是刚经过了一场狂欢。哥凭借着傲人的智商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自己要考试的教学楼,但是圈着警戒线,还进不去,于是大家越聚越多,在等着进入考场。哥闲来无事,除了心里咒骂着保安大叔怎么还不放我们进去,还把周围的人们观察了一遍。观察的结果是,哥我该买件衣服了。来考试的男同学一个个都穿得蛮精神的,衣服算得上时髦,再看看自己的行头,样式老旧、灰暗无光,想到这里,哥竟然可耻地自卑了,不由自主地往边上靠了靠。可是,不一会儿,哥就没心思考虑这个问题了,腹部不知怎的开始一阵阵绞痛,莫非是来时走得急竟然着凉了,好想上厕所。可附近没有厕所啊,只有等让我们进考场时才行。哥变得不淡定了。但几个保安大叔丝毫没有放人进去的意思,于是哥只能一边忍着剧痛,一边观察着教学楼的结构,也就是说找厕所在哪里,竟然被我看到了,一楼的厕所就在那栋楼的西端,于是哥心里一阵窃喜。好不容易捱到了8点40,才终于让我们进去,就在大家都汹涌地冲向考场时,哥义无反顾地冲向了西端的厕所。一进去哥就发现竟然是第一名,这真是个好兆头,是不是预示着哥这次要考第一呢?可我马上发现这里 每个坑位的门上都没有插头哎,于是哥只能一边痛快地解决,一边小心翼翼地防备那帮先去找考场的人一会儿来骚扰我。果然,不时有人来拉门,敲门,好在一波波攻势都被哥顽强的化解了。身心舒畅之后,哥刚推门而出,一个哥们便焦急地冲了进去,还有好几个哥们儿在焦急地排着队。哥心里想,你们到底还是年轻啊,没有哥这般深谋远虑。哥是很讲卫生的,于是仔细的洗了洗手,然后拿出心爱的洁云纸巾将手擦净,顺了顺额前飘逸的刘海,哥要进考场了。

哥之前考过,所以一点也不紧张,哥大步走向了要去的11考场,边走边把准考证拿出来,哥知道,入考场时要检查证件,哥驾轻就熟。可是,哥随意瞥了一眼准考证,然后瞬间。。。哥石化了。“考生凭准考证和身份证进入考场”,还要身份证么?哥忘带身份证了。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我之前可是考过一次的啊,可现实就是这般残酷。于是伟岸的哥一下变地猥琐了许多,我小声小气地向11考场监考的老师求助,说俺忘带身份证 了,这位帅哥一脸严肃,说这恐怕不行,哥的反应向来是很快的,立刻灵机一动想起我身上还带着校园卡,于是连忙拿出来说我还有这个,边拿边说你看这照片长的和准考证上多 像啊,这个帅哥拿起我的校园卡端详了一下,又抬头看了看哥,说我打电话问一下吧,结果电话那头明确地说不行,我向他求情说放我进去吧,说不说谁也不知道,可是他坚定地像范跑跑那样的好教师,无私地像李刚那样的好干部,还是说不行,不过他劝我去3楼的3 03考务办公室自己去问一下,不行就没办法了。哥于是只好上到三楼,一屋子人啊,开斗 争会似的,哥观望了一下,拣了一位面善的大叔,向他说明了情况,并把有着帅气头像的校园卡奉上,谁知这位大叔一点都不感冒,说这个不行,算不得身份证明,旁边瞬间凑上来两个年轻老师帮腔说,这个不行,哥也不想多说,就是说,哥放弃了,对他们说,那算了,看来我刚来就要回去了。其实,哥心里并不是很难受,本来个也是抱着打酱油的态度过来的。

当确定了不能考试的结果时,哥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完了,回去要被宿舍那帮蠢货耻笑了。诺大的考场竟然容不下一个忘带身份证的人,哪怕他校园卡上的头像帅到爆,你们这帮人办事还真是认真。哥淡定地踱出了办公室,发现不远处一排栏杆,阳光照在上面,很温和的样子。哥向来是很有情调的,并订阅了知音、故事会等高层次文学刊物,于是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让初露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好惬意。这时,哥发现刚才办公室里一 位老师现在站在离我不远处不时用略带紧张的眼神看着我,哥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过了一会,哥突然想到,这厮该不会是以为我想不开要跳楼吧,丫的,也太小看哥了吧 ,哥会为这点小事轻生么。好在这厮就像围观群众一样,看我半天没动静,觉得没劲,径自下楼走了。此时的我想着,起大早这么老远过来,不能立刻就回去吧,那样也太失败了 ,也不符合我崇敬的高尔泰老先生的“人生体验说”,在这里逛一逛再回去吧。奇怪,脑子里不知不觉的想起代议制民主、议会政治的事来,想着未来的中国民主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而直接民主既不现实也不必要,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要走现在西方国家已很是成熟的代议制民主道路了,也就是达尔的多头政体之类,我由此意识到现在还这般年轻,如果 理解、掌握了西方民主的程序及其运作过程,将来在中国还是大有可为的,而不至于向现在这样能报考的职位没几个。接着我又想了一会儿美国作为一个大国民主样板的一些特性 如联邦制及与中国的一些比较等问题,直到被楼下大声呵断,“喂,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呢 ?不考试就下来”,原来是一位保安大叔,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下去了。走到一楼大 厅里,我突然看到了南京市的征兵公告,于是饶有兴致地驻足观看。一看便怒从中来,因 为里面一直在讲城镇户口的士兵比农村户口的士兵待遇要优厚的意思,不光是其家属的优待金多,退伍后受到的照顾和安家费也多,进藏士兵就更是明显。哥想这种不人道、不公平的户籍管理制度祸害了中国几十年,现在还这样大行其道,三年大饥荒时期的这种万恶 的制度更是直接夺去了多少活生生的生命。哥正愣神,胳膊被谁碰了碰,回头一看,又是一位保安大哥,哥想我今天是跟保安犯冲是吧。他问清情况后他也是让我走,别在这里闲逛,我反驳说,难不成我还能给你们搞破坏吗。不过哥本来就要走,走时我突然问了他一句,附近有没有什么玩的地方啊,他想了下,说那边有个义务小商品城。哥一听这话,愤然离去,心想把哥当成什么人了,哥是那种爱逛超市集市夜市买东西的人吗?你知不知道哥最讨厌逛街?哥连生活必需品都要实在匮乏的难以满足必须了才拿张纸条写上要买的东西去超市一股脑买回来。再说,小商品城是玩的地方吗?

哥甩甩衣袖,刚要离去,旁边一位扫地的清洁工阿姨刚才听到了我的情况,此时向我投来慈祥的目光,估计是看我比较面善或者是长得像他儿子而同情心泛滥,问我,那你怎么办呢,我笑着说,没关系的,反正也考不上。然后就转身走出了教学楼,心想就在校园 里逛逛算了。校园里的主干道上两排塑像很是扎眼,哥便流连观看了一下,分为两排,一排是中国人,一排是外国人,心想这种划分也算合理。中国人里有张衡、祖冲之、郑和等 人,很好理解,海事学校吗,里面有个人吸引了我的注意,汪大渊,底下注明是元朝航海家,去过2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我有点不太相信,这不要比郑和厉害多了么,怎么从来没听 过。哥生活在阳光灿烂的21世纪到现在还没出过国呢,哪怕是像涛哥那样趁本拉登还健在时去趟巴基斯坦也行啊。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再一次深刻领会了这个道理。外国人那排自不必说,是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等人,我对着塑像小声念着介绍他们的英文 ,突然在阳光普照、鲜花映衬之下升起了一种学习英语的冲动,真是稀奇,因为这种感觉可是多年未见了。说实话,这些塑像雕刻的还真是不错,这些几百年前的航海家们,目光 深邃如炬,很有些感染力,我不禁联想起了500年前那个激动人心的地理大发现的时代,人 类中的智者勇者,引领着人类打破了各大陆人们之间的隔膜,将全球第一次连为一体,重要还不止是经济、地理方面,而是人类眼界和胸怀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展,人类的命运也发生了紧密的关联。 两排塑像的尽头是飘扬的国旗和院旗,那院旗上的航海的标志使我邪恶地联想起了大洋上的海盗旗。海盗旗为什么都是一个骷髅头呢?这个有趣的问题哥还没有搞清楚。但是 哥又是那种不求甚解的人,便接着向校园深处走去,看到了一片开阔的绿地,哥马上想起 了足球。哥是个球迷,铁杆球迷,要是昨晚没忙着熬夜看切尔西的比赛,而是把自己考试 要带的东西好好检查一下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啊魂担,此时此刻,哥多想拿着球在这块绿地上施展一连串令人炫目的蚌埠回旋来排解哥心底里的那些忧郁和愤懑,可是没有球 ,没有球啊魂担。。。虽然是海事学院,哥也没指望在这里能看见海,哥看见了一个小湖 ,就淡定地走到湖边,坐在宽大的台阶上,哥前面说过,哥是个讲卫生的人,按我之前的生活习惯我肯定是要找出纸来擦一擦才肯坐上去的,可这次我连看都没看就一屁股坐了上 去,应该是受了昨天那位妹子的启发,她说牛仔裤怕什么脏啊,也是,更何况哥这条牛仔裤已经一气穿了十来天了。

哎,生活真是无常,昨天还和一位可人儿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今天却沦落到这般田地 ,头上还有一只叫声像极了乌鸦的麻雀在嘎嘎地叫,嫌我不够悲催么。好在前面有一池清波,哥是个爱水的人,虽然不会游泳。哥到现在都没喝水,嗓子都要冒烟了,可还是毅然决然从怀中掏出带着我的体温的红梅香烟,点了一支抽了起来,烟雾缭绕中,看着微风下的水面微微起了细密的波纹,哥好像出现了幻觉,看到刹那间有无数条金黄色的鱼从这绿 波中力透而出,在水面上腾空舞着,那矫健的形姿,绚烂的色彩,无尽的活力,让我痴迷 ,最美妙的是,这么多金色的鱼中,有一条竟然与我相识。可还没等到我大声地叫出来, 它们倏地不见了,像是消失在了空气中。我认识的那一条,更是踪迹全无。我还在发呆, 想着为何湖边都是栽些柳树呢,如果换做是我们学校的那种巨大挺拔的银杏,深秋时节, 金黄的银杏叶落到湖面上,绿波浮朝晖,该是怎样的美景。转眼间,一块黑云也将太阳挡住了,一副要下雨的样子,我将烟头摁灭,起身要走,抬头看到了庆祝海事学院建校60周年的热气球,心情更冷了下来。心想哥一个有志青年起了大早不远几十里跑过来,到头来唯一做的正事就是上了一趟厕所,真是蛋疼不已。日后当有人问起哥这次不堪回首月明中 中午饭要吃饱饱食终日日后再也不考了的考试时,哥一定苦口婆心谆谆教导他,考共舞猿,是要带身份证的。

走出校门,门口便有好几个发共舞猿辅导机构广告的人将我围住,轰炸了一番,反正哥也麻木了,不想抵抗,随你们去吧,最后,哥抱着一堆材料踏着宽大的马路走向地铁站 ,感觉这意境像极了张楚的那首《光明大道》,真是有趣。走着走着突然心里想,他们把哥当成提前交卷的了么?我粗略翻看了下,好多是共舞猿面试的材料,哥想,扔掉么? 还是留着准备面试吧。 面试要带身份证么?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172.25.142.202]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137.132.3.10]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